当前位置:首页 >> 季节养生

一柄两米长的巨剑抛至半空

2020-03-31 13:18 来源:莱西养生网

一柄两米长的巨剑抛至半空,黑亮的剑身因所受的撞击实在太猛,剑身高速旋转往附近一株树干割去,但见其剑刃口着实锋利,眨眼间已把一人围抱粗的树干拦腰切断。轰隆一声树冠向前倾倒,惊起一地枯叶。那身穿赤火龙链甲的男子并没料到眼前的漆黑之兽如此皮坚肉厚,以为仗利剑跃上便可一举砍下黑兽翼爪,哪知他高悬大剑砍将下来,却似活生生砍在铁石一般,登时火花四溅。男子只觉双臂剧震,虎口像要裂开来一般,立时撤剑离手。

没了武器的战士就如砧板上的肉,只有任由宰割的份。黑兽愤怒的红光透出眼眶,利爪遂从右方朝着男子胸口横扫过来,眼见他若再不躲避便要让让利爪开膛。可是那男子偏偏僵立在地,不闪也不躲,手从怀里一探,嘴角微笑,似乎对怀中物事甚有信心。忽然夹着凄厉的啸声,一股凌厉的强风已消失得无影无踪,那黑兽利爪竟硬生生在男子面门一两公分前停住,再看那黑兽身上已罩着一层闪黄电膜,全身就似中了石化魔咒一般向后倾倒。男子嘿嘿一笑,回身到断折的树后寻回大剑,又走近黑兽,用剑御着它覆盖着漆黑甲壳的脖子。这黑兽一只赤之瞳恶狠狠地瞪视男子,另一只却紧紧闭着,鲜血泊泊外溢,眼缝没入一柄金黄匕首,原来电光是从麻痹匕首触发,不仅毁了这黑兽一目,更让这身长六米的巨兽全身麻痹,半点也动弹不得。

却见男子不急于将黑兽首级割下,竟蹲下身来,将大剑横放在地,一手从腰间摸出一柄手掌般长的亮银窄身小刀,手指轻抚刃口,笑道:“小迅这回你可遭殃啦!遇着我算是你背运,若再将你这赤之瞳剜下来又会如何呢?”男子轻揉着黑兽包裹赤瞳的眼帘,那凶恶猩红的眼眸却倒影出男子满面狰狞。

那男子又道:“刚才爆发的狠劲可真吓人!嗯,直叫人内心打颤,但你胡乱攻击,目标浮摆不定,遇着如我一般头脑冷静的猎人自是半点也奈何不得,哈哈!不过你利爪扫将过来还是有点威胁的。不过我亦没料到只一发麻痹匕首就能制你得住。我这才叫艺高人胆大啊!就怕那什么猎人工会也无一人及得上我的!”

卧地不起的黑兽凶狠的目光此时已削弱了许多,还隐约流露出哀怜的神色。它深明这双赤之瞳要是毁了,自己决计不能再在树海生存,别说那时候眼不视物,就是再遇敌人而不能引发体内暴击力,也不过是引颈待戮之举,身为猎人失却狩猎能力,那就如死了无异。双目猩红发亮是它极度愤怒的象征,但此种暴走反应只让自个失去冷静而胡乱攻击,破坏力的确非常惊人,与平日作为林间隐秘狩猎者的本色那是大大不同。

那黑兽神色越况凄楚可怜,但猎人丝毫不为所动,他握着小刀朝赤瞳周边画了个小圆,竟是作玩弄猎物之状,那猎人狞笑一声,刀子已没入左眼眶,顿时血如泉涌,喷得猎人腥红,然他手没放松,再沿着起皱眼帘底下逐一切割,每一下切割只让黑兽伤口处犹如百红蚁在神经处疯狂撕咬,血染模糊了视线,剧痛钻入脑髓,却是反抗不能。也亏那猎人做得出这等残忍至极的行当,为夺取赤之瞳那是不择手段。黑兽受制于猎人手下恍如活在炼烧的地狱,全身灼热,生不如死,最后连作声的气力也没有了。

过不多时,只见黑兽眼眶现出个黑洞,里面已是空无一物,只血流细丝淌个不停。这时猎人已走近溪水旁,双手往清澈溪水中一探,满手的鲜血立时在溪水中化开,染红一大片。手中赫然是那颗赤瞳,但色泽润红依然,虽然缺了神经支配发不出红光,但只消正面察视此目,一股森然刺骨之感油然心生。

“这赤瞳是到黑市卖掉好,还是拿去给铁匠打造改良武器好?黑市场对这小迅的眼睛需求甚紧,一枚就可卖五千金币,一对相配的价格更高,是单一枚价格的三倍。打造武器的话,一枚赤之瞳的暴击增幅又较一对相配的逊色得多了。可惜是我已毁了一只啦……”猎人自言自语间,回头瞧向地上的黑兽,摇了摇头,神色有点失落。

“哼,我就不杀你,且让你在树海犹如行尸走肉吧!”猎人走到黑兽身畔,朝右眼处用力一拔,附带着又一股鲜血,猎人抽出麻痹匕首后立即后跃数米。心道麻痹匕首一拔出,黑兽身上的麻痹效果便立时失效,下一秒便是拼死相搏,哪知这黑兽只是颤巍巍地站起,又即萎顿在地,已然晕死过去了。猎人笑了笑,还刃入鞘,拿起横在地上的大剑斜挂后背,手拿捏着如红润宝石的眼球,步往森林出口。

树海的萨斯湖西侧,两人大小的青草丛处,两双明目监视着距二十多米外的一群灵鹿,只见一头灵鹿犄角高高突起,眼目滚圆漆亮,正自眺望远处,那双细小尖耳一抖一抖,耳听八方,似乎只要四周稍有异动便立即率众撤离。此时其余灵鹿都安心到湿土寻找蓝蘑菇,或在湖边喝饮清冽的湖水,大伙儿都笃信背后的首领定能提供最坚实的保障。

“咳咳……事实上要分辨灵鹿的首领也并不困难,只要看其犄角是否较一般雄鹿高且尖锐就行。眼前这雄鹿除犄角雄伟外,胸前更长有一丛纯银雪毛,珍贵度自然更高。据说一小撮银雪毛在黑市便炒卖到五百金币,算是中上货色,但因灵鹿出没极其隐蔽,身躯瘦小却灵动非常,腿部弹跳力能让灵鹿在弹指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故此银雪毛在黑市还是有升值空间……”草丛一人轻声道。

“够啦,我又不是未看过这生态保育书,我看这书作者就是没按好心,怎么在保育书说明了黑市价格的,摆明就是为了鼓励猎人从事黑市买卖的嘛!”草丛另一人道,语气重了一点。

“那是你没见识罢了,这是作者博通黑白两道而已,我也看过此书,内里描绘的生态图鉴之精细,只怕坊间再找不到第二本。我只赞这位作者观察之广,彰显自己热爱生态之深!”又一人道。

“你先前那句是什么,谁没见识了?我看你就没见识,尽信书不如无书,你又不是没看过科幻漫画,这点书中怪物任何幻想家都画的出,我看你这么爱幻想,这些画说不定是你乱造出来的!”先一人语气渐重,幸而还没有惊动附近鹿群。

“我们这次任务就是要收集十根鹿角,基思,吉拉你们能不能安静点啊?再说维克斯还未回来,若不能来个前后围堵,让群鹿四散逃去,那又得再花功夫了,我可没这许多时间跟你们耗。”首一人拿着那部生态书放轻声劝道,可眼前二人已是怒目相对,说不定还要在草丛中大打出手,只要草丛稍微异动便要让群鹿察觉。

“喂,你们还要不要做任务啊?”拿书之人将书收入背囊,一双纤手钳着基思和吉拉的肩膀,力量竟是大得吓人,那二人再朝她望去时,见她左右雪白的脸窝上各抹了两撇红绿色的颜料,淡薄的柳眉下,是一双青翠眸子,可是其目光如炬,似乎单凭目光中的绿焰就能烧灼他们小小的心脏,尖细的鼻子下是无甚血色的樱唇,可那似笑非笑却直教他们心里发毛。

“放心吧!我们是好朋友好兄弟,不会打架的!”吉拉及时反应过来,一手握住基思。基思瞧得呆了如今也回过神来,道:“我们会好好监视群鹿,顺利完成……”

“……任务。”一句话还未说完,三人同时感到周遭的气息霎时间凝重了数倍,再看那群鹿,却有十余头横尸就地,或被重物压得血肉模糊,或被抓得肠穿肚烂,但现场并未没有凶手身影。

“啊哈!这下子可不费吹灰之力啦!咱们就来顺手牵羊,将那些鹿角割个干净!”吉拉说去就去,全然不察觉周遭环境已发生剧变。基思也是不去劝阻,从草丛冒出来,朝那些鹿尸体走去,边走边抽刀,回身对着草丛喊道:“灵珊妹子且出来吧,不用躲藏了,咱们很快就能完成任务!”

再看草丛中,刚刚还是自信十足,冷静自若的灵珊瑟缩一旁,全身发抖,该是刚刚气氛突然变得凝重让她本能感到似是没顶之灾降临。她娇喘连连,呼出的都是凉气,眼神已被恐惧所占据,变得空洞而无光,脑海也只盼维克斯能尽快出现,将自己救出这个恐惧的阴影。

四周寂静得可怕,连远方树上的鸟们都成了哑巴似的,倒是现场的基思和吉拉显得若无其事,只兴冲冲地抽刀下割,一根根鹿角都收在自己的腰包里,不出一会每人就拿了五六根,合起来也够任务数目了,可他们仍不停手,不断抽割,贪得无厌之心袒露无遗。

而有一异像他们都没发觉,那是鹿角被割离鹿首后,不管鹿所受伤害多重,都会直立身子奔跑,跑一阵随即消失在虚无之中,但此情况如今再没发生,就如割下普通的鹿角一般,尸体也只会永远在尘土上静待腐化。

待基思跟吉拉将灵鹿角割得干干净净,腰包背囊都是胀鼓鼓的,却见灵珊还未出来,均觉奇怪,这平时凶巴巴的妙龄女孩,怎地今日变得如此怕事?他们奔到草丛前,拨开草丛一看,却见不到任何人,原来灵珊早便离开了这块氛围沉重异常的地域。两人相视一笑,随即惊疑起来,身体立刻发直,头也不敢回了,就似有双锐利凶狠的眼睛瞪视自己。

突然身后掠过一阵清风,吉拉和基思背后已站着一人,只见她一身青色火龙青铠甲,眼已戴着副高倍望远镜,白净的脸上四道红绿颜料,正是灵珊,她手挺着一架轻型机弩,喀嚓一声已填上四枚麻痹弹头,只待眼前怪物冲上便扣动扳机。

她瞪视着眼前怪物,眼神中甚有犹豫之色,手臂微颤。她随即对背后两人道:“吉拉你用盾牌作防御准备,基思你脚法动力较快,也只好由你来作饵,沿湖边奔跑,边走边用龙木弓以麻痹箭射击,倘若还抵挡不住咱们就各自逃跑吧!”

话音刚落,三人随即严阵以待,只待灵珊飞弹一击不倒,便即按计划逃窜。

面对巨兽的同时,灵珊已缓下心来,内心不断回想方才在生态书里读到的数据。面前的巨兽周身是漆黑得泛着光的滑溜皮肤,上面布满硬度很高的鳞甲,一块块井然有序地排布,让它丝毫不起菱角,一看就是速度型的对手,那自是书中叙述的迅龙无疑。只见它双耳甩向脑后,张嘴露出白森森的尖牙,口中作咕噜咕噜之声,涎沫如浆糊般垂下,露出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显是极度饥饿之故。它四肢虽短但粗壮有力,那爪就像镶了三把利刃般,硬如岩石也能轻易切割开来。

狩猎生态书上还有提到只要那双浅黄的锐瞳一旦愤怒时就会闪烁出猩红流光,见到这种情况不逃跑也只好以性命相搏了。这黑兽学名迅龙,武器除迅猛的利爪外,还得留神其极度危险的尾巴,尾部末端部分会伸出骨刺,就如一个超重型狼牙棒般,被狠命摔中的话绝对有死亡觉悟!

如书中所绘的不同,眼前的真实自然不能跟书中的画像相提并论,实战之上,纸上兵谱也是用不上的。那黑兽迅龙一双前腿伏地,后双腿岔开,就像下一秒便会扑将过来一般。最锐利的竟是那双黄澄澄的水晶眸子,目露凶光,那才是真正的狩猎者对着猎物时的眼神。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黑兽似乎不敢贸然扑上,灵珊也未至急躁立刻按动扳机,这类生物在森林身经百战,都是一流的狩猎者出身,一发不中再发也不可能再中的,但若对手先动,自己反道着了先机。

迅龙停在与他们十多米外的地方,目光瞪视着丝毫不曾移开,随着它将尾巴伸向高到头顶,突然缓缓旋转起来,竟是越旋越快。在飞弹爆破声的下一秒,六枚拳头大小的暗器也即破空而至,直射灵珊等三人之身躯,吉拉也真够迅速,转身已伸着盾牌已挡在灵珊身前,只听啪的一声,那锐利如黑牙的暗器已插入盾牌之中。吉拉也是大吃一惊,手中盾牌是黑铁所铸成,没可能连兽齿也防不住吧?但事实如此,只怕这盾牌抵挡不了多少就要废了。

灵珊在惊惶之下却匆忙拉动了扳机,两颗麻痹弹附着流光激射过去,可偏偏准绳差劲,那迅龙左臂上利刃横批,两枚飞弹便裂成四块朝两侧横飞。它没急于立刻欺近身来,只遥遥相对,刚才的摇尾发射暗器也不过是探敌之作,饥饿的时候反赐予它更冷静的头脑。

“还有两颗,我必须要冷静下来,可是刚才黑兽所出招数在生态书上并未得见,难道它还有其他隐藏招式尚未使出?”灵珊陷入一片迷茫中,在这危机关头竟未摸出保身之道。

却见萨斯湖沿岸一阵水花溅起,数枚长箭竟神不知鬼不觉地击在了迅龙身躯,那黑兽左侧受敌,迅速跃开数步,头侧向基思猛地吼叫,似乎在怪责他打扰自己进食一般。基思拉弓搭箭,每一枚准绳都到了巅毫,可势道力道却完全奈何迅龙不得,箭尖穿不过这浑身铺满轻硬鳞片的皮肤也是无用,不过作为引饵,他算成功了。

这边黑兽已追赶着基思,只见他边走边射,只道背上的羽箭能够射中软弱部位就好,可眼睛目标太小,口腔位置又让锐牙阻隔;黑兽颇为保护自己的眼睛耳朵等软弱位置,故也未作出全力进攻,一时间双方也奈何对方不得。而这时机灵珊怎会抓不住?她重回草丛中,只将机弩口露出草丛尺许,扣住扳机耐心等待时机,吉拉则赶上前去再分散黑兽注意。吉拉上踪后跃,不时滚地躲开从半空摔将下来的重尾,就算他身形矫捷,也显得甚是狼狈。基思拉弓放箭,似乎距离黑兽一段距离,减却埋身肉搏的机会,但只要稍微让迅龙欺近伸爪一递,立时便叫轻型龙木装束的他重伤。

忽然砰的一声巨响,吉拉身体飞了出去,那黑兽右爪压将下来,幸好吉拉受伤不大,迅速挪开了,让爪压了个空。但见吉拉身上的岩龙铠甲已现了无数裂痕,此装备由长在火山的岩龙皮肤所制,其皮肤经岩石洗练成得坚实,一般刀剑砍之不入,现在却让这迅龙一抓便裂。

共 10221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赤之瞳乃黑兽之目,是猎人与黑兽经过一番殊死搏杀后得以剜之,是无价之宝,却为村子带来了隐患,由此引出了一系列冤孽故事。小说文笔精湛老练,故事曲折惊险,细节处描写得惊心动魄,令人神魂授予。精彩小说,推荐阅读。【编辑:上官竹】

1 楼 文友: 2011-07-01 07:55:49 灵珊会将赤之瞳恢复回本来的颜色,并成为如爷爷一样出色的猎人来将功赎罪吗?期待更多精彩。问好作者,欢迎来稿。 联系QQ:1071086492

2 楼 文友: 2011-07-01 12:25:47 写的太好了,惊心动魄。 燃烧生命让文字更加绚烂。拉肚如何快速止泻郴州白癜风专科医院湖南妇科医院咋样

宝宝发烧能喝优卡丹
成都较好的白癜风医院
颈部粥样动脉硬化
相关阅读
br昨夜打工回到家中的北辰搭配

昨夜打工回到家中的北辰,母亲为他说了一门亲事。夜里他母亲一直叨叨这这门亲事,让北辰的心里多多少少起了那么一丝的抵触之情。以前在高中,大学,谈恋爱的时候,母亲总是责怪他有些不务正业,让他以学...

小张是一个工薪阶层搭配

小张是一个工薪阶层,虽然不算富裕,但也不算贫穷。有一天早上,小张正准备去上班,那么中国也会发生通胀发现放在楼梯里的自行车丢了。他心想:应该去派出所报个案,不能让小偷逍遥法外。于是,小张到派...

没有经验搭配

导语:没有经验,所学的一切都是苍白。可以看出1、当等待和回忆出现的时候,人类已经进入了悲哀!你在红尘中,是历练!红尘中有一个你,是历练后的横空出世!2、人类最大的杀手就是虚伪,装!越装越假,...

80后以后一定会是90后搭配

《把梦还我》唐朝 著 花山文艺出版社出版 定价:25.00元作家与书编前语:80后以后一定会是90后,从时间角度来说,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年,“文学上的90后”一定会在“文学上的...

p梦温暖了我的夜p搭配

梦温暖了我的夜微微的风,送来阵阵幽香。合上书,起身伫立于窗前,窗外月明朗4通道模拟输入板每块价格为39美元,秋蝉在歌唱。窗下两棵金桂,满树芬芳,树下落红一片。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脑子里突然...

年味是奶奶做的红烧肉搭配

年味是奶奶做的红烧肉。可香可好吃了,做法也很容易。首先把肉洗干净,肥肉、瘦肉分开切,锅洗好后倒油入锅,等油热了,就可以放入肥肉炒,你看!肥肉已经有些黄了,这样就可以倒瘦肉了,炒一会后,再把...

友情链接